还是老杨的弟弟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2 23:32    次浏览   

“都剃着光头,身高体壮,挂着金项链,看上去就一脸凶相。我老伴看他们在家门口转悠,想想总是有什么事情找上门来,就出去问他们来干嘛的。”

但是民警也找不到魏红,更不知道这个魏红到底欠了多少人多少钱,不知道债主们分别是谁,所以,民警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那个时候天还热,是在八九月份的时候。”老杨说,当时他老伴正好在他弟弟家附近的一家小厂里面帮工干活,“大概在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她看到家门口有三四个男的转来转去。”

“隔得这么远,基本上不打交道的,就算在村子里面见到了,也不认识。”老杨说,他们一家也确实不认识魏红一家人,找上门去之后,再加上事情发生之后留意到了村民之间的“谈资”,这才知道魏红这个人的大概情况。

老杨说,当时家里正在做佛事,村里信佛的老太太们聚在他家,债主们上门的时候,“大家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帮着我们解释。”

说到这里,老杨叹了口气。“幸亏我们一家人在村里口碑不错,不然时间长了,保不准还真的会有人以为其实就是我们家欠了那么多钱。”

“我们看到那么凶的人,也只能低声下气地好好说话。”老杨说,端上茶水,坐下来把事情一说,然后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跟魏红的情况一对比,基本上债主们也都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也就回去了。

而时间长了,老杨对这个魏红所欠下的债务,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大大小小都有的,从四五千到四五万,感觉只要有钱,他就借,不管多少。”

而这个魏红,虽然说跟老杨一家是在一个村子里面,但其实住址是在杨家村74号。

老杨告诉记者,魏红其实在村子里“名气”不小,隔几天就会听说魏红在哪里哪里打架了,又或者在余姚把谁给捅了,而村子里在流传的关于魏红的“事迹”,差不多就跟《古惑仔》电影里面演一样。

当时,老杨的老伴一听不是找自家人的,心里就松了口气,连忙跟这些债主解释了一番。

这样的情况,到今年正月,已经发生了十四五次。昨天,找到钱江晚报记者的老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每一个字里面都饱含了郁闷。

原本老两口觉得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没想到,从那天开始,这样的事情却再也没有断绝过。

这也是老杨一家最头疼的事情,几年下来老杨养成了每天都会去弟弟家的房子查看一番的习惯。

这些要债的人,从2013年夏天开始,每年都会来个四五批,每次来都是三四个光头男子凶神恶煞地上门。“一直到今年过年,正月初十开始,又有四五批人来过了。”

这么一来,老杨一家倒是猜到魏红为什么会欠那么多债,也为什么会“写错”地址了。

这样跟香港tvb剧情一般的事情,在老杨一家已经上演了3年;这事不管跟老杨,还是老杨的弟弟,都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是代人受过。

这一个月,每天起床,老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看弟弟家的房子,墙上是不是又被人写上了“欠债还钱”。

老杨说,每次光清理这些油漆,都能让他费上不少力气,现在他几乎都能做半个专业的油漆粉刷匠了。

碰不到面的债主,看到杨家村4号家里没有人,就会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

其实上门来要债的这些债主,但凡是能够跟老杨一家碰上面的,那就还算好解释。

让老杨一家惊奇的是,这么前前后后十四五批人,竟然没有重样的,都是不同的债主。

“我是每次都要一模一样的话说好几次,但是每次来要债的,都是不同的人,没办法,再来人要债,还是要继续解释。”老杨说,自己这辈子就没怎么说过普通话,但是跟人家解释了那么多次,他的普通话是越来越好了。

他现在就一个愿望,赶紧找到这个魏红,跟他说,其他的不说,赶紧回来把债给还了吧,还有,以后写借条,千万别再留杨家的地址了……(通讯员 牛伟 本报记者 龚振岳)

今年正月初十,债主们又上门了:同样也是在下午三四点左右,同样是新面孔。

送走这些男人之后,老伴心有余悸,回家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杨。

老杨没想到,这几个男的一开口就说是来要债的:“找魏红(音),他欠了我们钱,借条上写的就是杨家村4号。”

“可能他本来就知道我弟弟这个房子平时没人住,他们一家人都是住在余姚的,平时也就是我在帮忙照看房子,所以才把地址写成4号吧。”

“他们看没有人,就在半夜里用红色的油漆或者喷漆,在房子外墙、大门、窗户上写字,写满‘欠债还钱’!”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老杨特意给钱报记者看拍下来的照片:原本清爽的房子外墙上,红红的一片都是潦草而又透露着杀气的“欠债还钱”。

“我们家里条件算蛮好了,从来不会问人家借这种钱,而且弟弟家里也没有儿子,我们都是姓杨的,他们听了之后就知道是借条上的地址写错了,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前几天,也就是3月19日,老杨一起床,就发现弟弟家墙上又被写了字。本来还想着都是同村人,给魏红一家人留点面子,但是这一次,老杨实在是忍不住了。无奈之下, 他选择了报警。

说起来,是老杨同村的一个小伙子在外面欠了债,债主们按照这个小伙子借条上的地址找上门去要债,结果敲开的却是老杨弟弟家的房门。

碰上面好说话的、通情达理的债主,听明白借条上的地址是错的之后就走了;但是有些债主没碰上面,就认定了这里住着的是老赖,就会像港剧一样,在老杨一家的房子墙上、门上泼红漆,再写上红彤彤的几个大字“欠债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