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先生说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28 14:55    次浏览   

“我是拿着千万身家帮它打工,到后来才发现它除了一块牌子,什么都是空的。”孙先生说,刚投资绿发鹏城时,厂房一片空白,设备全是他投钱购买的,“实际上,绿发鹏城就是空手套白狼”。

羊城晚报记者连续数月一直对该公司的清运车辆进行跟踪。7月7日,记者发现,绿发鹏城清运车将八仙岭公园项目的建筑垃圾拉到坪山的一个工地填埋,根本没有回收利用。

接到报料后,数月来记者致力寻找绿发鹏城非法倾倒建筑垃圾的证据,跟踪绿发鹏城的清运车辆。7月7日晚上,记者跟踪证实,绿发鹏城并没有将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理。

12日,绿发鹏城前合伙人孙先生向记者爆料称,今年该公司将获政府补贴1300多万元,已经有600多万打入了绿发鹏城的账户,但“2010年绿发鹏城所承接的建筑垃圾清运工程,真正进行资源化处理的不足20%”。

记者看到,该协议书是就绿发鹏城公司龙岗区建筑废弃物综合利用项目合作经营一事达成的协议,合作期限与特许经营权期限相同,双方一致同意共同投资经营该项目中的破碎生产线、干粉砂浆生产线和砌块生产线,其中第三条规定:破碎生产线、干粉砂浆生产线和砌块生产线总资产为5339万元,绿发鹏城公司将其中49%的股权以人民币2616万元转让给孙先生。

对前员工陈先生所爆料的内容,绿发鹏城认为是污蔑,称陈先生因为被开除所以向公司倒污水。

据孙先生提供的生产表显示,2010年绿发鹏城粉碎的建筑垃圾不足20万吨,2011年粉碎的建筑垃圾不足50万吨。

据绿发鹏城与龙岗区坪地街道办事处于2008年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坪地街道办将年丰社区5万平方米土地以每月每平方米1元的价格出租给绿发鹏城,用于龙岗区建筑废弃物回收再利用项目。该项目年处理量不得低于100万吨,且综合处理转化率须达98%以上。

城市更新项目产生大量的建筑废弃物,深圳市政府一直大力扶持建筑废弃物再利用行业,从政策到资金都给予倾斜。但今年4月,有人报料称:在深圳龙岗区持有建筑废弃物回收特许经营权的深圳市绿发鹏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发鹏城),打着特许经营的幌子,却乱倒建筑垃圾,骗取政府补贴超过600万元。

陈先生把记者领到龙岗看守所旧址附近的一个小山谷里,声称绿发鹏城曾经在此倾倒。记者看到,这里有几棵歪歪扭扭将要枯萎的小树,到处是砖头、钢筋、瓦片等建筑垃圾。陈先生说,这个山谷几乎已经被填平了,倾倒完后有人在上面种草种树试图掩饰,但树木根本生长不了。

记者致电孙先生,他反映说,自从与绿发鹏城撕破脸后,绿发鹏城已经流失大部分技术人员,工厂进入停工状态,“这完全是作秀给记者看的”。

陈先生称,绿发鹏城经手的大部分建筑废弃物,不是拉回工厂处理,而是非法倾倒或违规填埋,这种非法倾倒时有发生,但没有固定的倾倒地点,而是根据拆迁工地情况和运输距离临时确定运输方案,一般都是采用租车方式,有时租社会非法运营车辆,有时委托专业运输公司承运,一次10-20辆泥头车不等,凌晨三四点钟以后开往拆迁工地,装车后拉往指定倾倒地或填埋地进行非法处理。

据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其他相关网站信息显示,仅2012年,已公示给予绿发鹏城的专项资金计划就达1000多万元。孙先生称,目前,已经有650万元打入该公司账户,但绿发鹏城并未将该笔补贴用在建筑废弃物回收利用项目上,而是被转移另有用途。

深圳市政府大力扶持建筑废弃物处理产业,试图通过科学处置和综合利用,减轻建筑废弃物对环境的污染。绿发鹏城是一家从事建筑废弃物回收利用的企业,用回收的建筑垃圾生成砖头、砂石等资源出售。不过,今年4月,有读者报料称,绿发鹏城享受着建筑垃圾清运处理丰厚的财政补贴,却尽干随地倾倒建筑垃圾的违法勾当。

按照《特许经营合同书》,企业只能自主经营,为何又会产生与孙先生的官司?对这个问题,绿发鹏城有员工认为,孙先生只是承包其中的一条生产线,并不算合作经营。

而总裁唐鸿这颇显谨慎,不愿正面回答记者提问。他说,这件事情还在诉讼期,谁是谁非法律会有公正的处理结果,在判决未出来之前,谁都不好多说。

记者观察到,厂房堆放着几张筛网,上面已经出现蜘蛛网;厂房内则到处都是烟尘,设备也有多处铁锈。一位开铲机的工人说,工厂一共有70多人。记者随机采访了5名工人,工作时间最长的仅为半年。有工人表示,一直处于上班一天休息几天的状态,并不清楚工厂以前的状况。

曾先生提供了一份绿发鹏城所雇泥头车的名单,一共20辆,全部都是河南牌,与记者暗访发现的“渝b深1211”泥头车对不上号。记者问:20辆泥头车能否满足运载要求?曾先生表示,会雇佣社会正规车辆进行运载。

5月14日,这起状告“明星环保企业违规转包特许经营”的案子在龙岗开庭,绿发鹏城公司的代理人辩称,双方合作经营是优势互补的最佳组合经营模式,这种经营模式不属于对建筑废弃物回收再利用项目的转让、转包、租借等行为。该案将择日再开庭。

记者反映八仙岭公园项目存在乱倒建筑垃圾一事,绿发鹏城否认是该公司所为。

记者在该工地门口看到,这里四周布满了建筑垃圾,记者跟踪的那辆泥头车前方,还有两辆泥头车等候入场,等了约10分钟,泥头车进入工地,在一处低洼地段将车上的建筑垃圾直接倾倒在工地内,倾倒过程不到1分钟。

孙先生指出,绿发鹏城公司获得建筑废弃物回收再利用项目特许经营权后,向外招商寻求合作经营。2012年4月21日,孙先生个人与绿发鹏城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书。

对此,绿发鹏城总裁唐鸿说,工厂设备经常损坏,维修往往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工厂的确存在停工现象。

孙先生称,在2010、2011年这两年,绿发鹏城处理量都不足100万吨,未达合同要求,也未见政府部门有人监管。在此情况下,发改委、住建局等政府部门依然向其发放行业补贴。

曾先生说,陈先生确是绿发鹏城前员工,在清运部工作,是他的下属。据曾先生称,每辆进出工地的泥头车必须登记,陈先生在登记时做假账,获得的好处他与泥头车司机平分,今年初曾先生查账时发现后,立即将其开除。曾先生强调,陈先生完全是污蔑公司。

据绿发鹏城统计,2009年底至2012年该公司累计处理253万吨建筑垃圾,代替黏土砖190万平方米。记者怀疑:工人所述的开工状态能完成这个工作量吗?

前合伙人称:该公司拿着特许经营的牌子“对外招商”,本身没投钱建生产线,他已状告对方“违规转包特许经营”

绿发鹏城清运部负责人曾先生说,八仙岭公司产生的建筑垃圾的确由该公司进行处理,公司在工地出口设立一个门卡,每出一辆装有建筑垃圾的泥头车都必须进行登记,然后回到公司打卡,再由公司支付工钱,并不存在乱倒现象。记者强调跟踪发现有泥头车乱倒,还有绿发鹏城员工亲口承认的录音。曾先生却说,那些并不是绿发鹏城的车辆,公司登记的泥头车每辆都回到工厂。

绿发鹏城前合伙人孙先生称,绿发鹏城的“经营模式”,是拿着龙岗区特许经营的牌子“对外招商”。

据悉,八仙岭公园清理改造是龙岗区政府的重点工程,产生的建筑垃圾由绿发鹏城负责处理。记者就此询问绿发鹏城清运队队长莫某时,他并没有否认是绿发鹏城的清运车,“的确是我们公司的车辆,一共才倒了10多车,并没有倒太多。”

孙先生称,上述三条生产线是绿发鹏城公司的根本,“依靠这三条生产线绿发鹏城公司才获得特许经营”。孙先生告诉记者,他投了1226万元后,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投款,完全是依靠特许经营项目对外招商合作。孙先生称,他后来发现绿发鹏城公司与政府签署的合同存在“自主经营”的规定,于是向法院请求他与绿发鹏城的合作协议无效,要求对方返还1226万元投资。

4月25日,记者见到报料人陈先生,他自称是绿发鹏城前员工,负责清运建筑废弃物。记者查询其社保卡,证实陈先生曾在绿发鹏城工作。

据悉,绿发鹏城与政府签订的《深圳市龙岗区建筑废弃物回收再利用项目特许经营合同书》规定,在合同期限内,必须自主经营(可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负责经营管理),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将项目(含土地)转让、转包、租借给其他单位、个人经营管理,不得改变项目(含土地)用途。

记者跟踪发现,该公司泥头车未将建筑垃圾拉回厂处理,却直接倾倒在一工地上

记者来回跟踪了两次,证实八仙岭公园项目产生的建筑垃圾,就是拉到坪山这处工地进行填埋。记者的跟踪引起泥头车队伍的警觉,有一辆小车一直跟在记者车辆后面。或许跟踪暴露,在10多辆泥头车非法倾倒后,剩余的建筑垃圾被拉回绿发鹏城工厂内。

唐鸿说,这几年来,绿发鹏城已经投资超过6000万到这个项目。按照政府规定,从事建筑垃圾回收处理行业的公司可以向政府申请基金,绿发鹏城也向政府申请。至今为止,公司一共领到补贴650万元,全用于开发项目上。公司也想向政府多申请资金,但手续太繁琐,申请十分困难。

12日下午,绿发鹏城组织部分媒体参观工厂。记者看到,在工厂内堆积的建筑垃圾如坐坐小山,背后和侧面长有绿草,有两台铲机将建筑垃圾运到传输带上,经过破碎后生成砂石。砂石除了用来出售外,还会深度加工成为砖头。

7日晚11时许,记者驱车赶到龙岗街道八仙岭公园,刚到入口就看到一辆牌照为“渝b深1211”的蓝牌泥头车驶出。记者驱车跟随,见该车从八仙岭公园转到深汕路后,在宝龙工业区路口的红绿灯处左转进入一条泥路,驶出泥路后进入坪山,在坪山规划九路与行政一路交界处的一工地门口停了下来,行程约25分钟。